與以往不同,今年高考最受關註的話題是“異地”。
  2014年高考大幕即將拉開。與以往不同,今年最受關註的話題是“異地”——實施異地高考政策的省市從去年首批打開大門的12個增加到了28個,基本實現全國全覆蓋;939萬考生中出現了5.6萬名在居住地參加高考的隨遷子女,看上去比例不大,但人數比去年激增12倍,已經相當可觀。
  仔細打量每個省市的異地高考政策,看見的是五花八門、參差不齊。大體上可以分為三類:第一種是人口多、優質高校資源少、高考錄取率原本較低的省份,政策出台最快、條件也最“大方”,如只需有高中在讀學籍即可;第二種是教育資源相對薄弱和落後、但能受惠於按省分配名額的傳統招生制度的“考分窪地”,其政策制定,需要提防近些年已頻頻發生的“高考移民”投機行為,對戶籍、學籍往往會有較為嚴格的規定和審核程序;第三類是北上廣這一類名牌大學雲集、高考分數線較低的“高考窪地”,其政策最受關註、眾議洶洶,出台過程最為艱難、矛盾和扭捏,“門檻”最高,“開放度”似乎最低:北京今年只開放了高職考,報名數百人,經過篩選合格者不過百人;上海不僅要求學生有在本地的中考和高中學歷,還要求其父母連續持有上海居住證3年以上且積分達到120分以上,才有在本地高考的資格。
  異地高考政策的出台,是值得歡呼的一件大喜事。6.5萬名學子在居住地參加高考,也就意味著有6.5萬個家庭不必因為孩子回到戶籍所在地讀高中或參加高考,而改變生態、經受分離的苦楚與不便;意味著未來會有更多流動人口可以在所居住的城市裡安心沉澱下來,找到歸屬感和融入感。
  便利了,卻不等於公平了。便利只是流動著的人們對於高考的表層需要,打破資源的地域分佈不均、實現教育權益的重新分配,才是更深的焦慮與要求。
  很顯然,北上廣等一線城市異地高考政策上的高門檻,還不可能滿足這種“重新洗牌”的心理需求,會讓那些期盼著自家孩子能加入“高考窪地”、獲得更好錄取機會的家長們失望和不滿。從某種意義上說,高高低低的異地高考政策,也讓原本就是各自命題、加分錄取等辦法各異、鬆緊落差顯著的不同省區高考情勢更添複雜,推動“全國統一高考”朝著越來越不統一的方向前行,最終剩下的只是考試與錄取時間上的形式統一了。
  未來的新“公平”在哪裡?其實眼下並無標準答案。時常有人將中國的高考錄取制度與歐美相比,得出彼好我差的結論;有人說,必須打破按照區域分配招生計劃的高招模式,學習別人的一年多次高考、分數面前一律平等、用學費的不等來保護本地納稅人利益等辦法。看似公允,但若仔細研究一下,我們的大學幾乎全是國立、省立、市立,我們的人口眾多、將大學看得極重、經濟社會和基礎教育發展極不均衡、腐敗成習誠信缺失,就會發現“拿來”的辦法說不定會水土不服。
  “讓所有受教育者在任何地方自由參加高考、讀自己想上的大學”,這樣的理想狀態,也許還需要走很長的路才能達到。異地高考這樣的制度改革,連繫著整個社會人口管理的新變局,是個系統工程。做好“便利”的服務易,重造“公平”的利益分配體系難,不能貪局部之“得”,逞一時之快,必須做實做細,在實踐中逐漸摸索完善。
  (薑泓冰,人民日報高級記者,海外網專欄作者)
  海外網評論頻道原創,轉載請註明來源海外網(www.haiwainet.cn),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。
(原標題:薑泓冰:異地高考,“便利”容易“公平”難)
(編輯:SN093)
創作者介紹

rowing

ho35hozrp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